手机看中经
当前位置     首页 > 新闻 > 国内时政更多新闻 > 正文

对于《一个外媒记者的来信》,我有话说

2020年03月25日 18:35   来源: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   
[推荐朋友]
[打印本稿]

   

  “一个外媒记者的来信”,在媒体圈炸了锅。文中描述的无辜、无奈、不舍,表露出的“作为一名长期关注中国新闻的外国记者的难过”,牵动了很多人的神经,赚了不少眼泪。但对于我们媒体工作者来说,这篇文章依然印刻着外媒的价值观,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不是“无知”而是偏见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三家美国媒体里被驱离出境的美籍驻华记者,是美方打压中国媒体的牺牲品,他们可能并非恶徒。但更早牺牲的,是远在美国的那60名中国记者,他们被贴上“不是新闻工作者”的标签,被扫地出门,没有人为他们仗义执言。对中国来说,他们也是远赴他乡的新闻奉献者,也是拖家带口的家庭顶梁柱。

  诚然,外国媒体在推动世界了解中国,甚至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,都发挥过积极作用。毛主席与斯诺的对话,让世界更好地认识了中国,也让中国更好地认识了世界。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,西方主流媒体是西方世界了解中国的最重要窗口,也是中国融入世界的重要推动力量。在中国想融入世界时,西方世界也想把中国这个“廉价的世界工厂”纳入到自身的利益链中,甚至纳入到西方的价值体系中,外媒便与中国“互为表里”,找到了一个奇特的共存方式。

  近年来,中国的崛起超出了世界的预料,外媒不得不用“新的超级强国”来形容它。西方二战以来打造、维系并赖以生存的世界格局不断调整,他们还未思索中国的强大是好是坏,便把这份焦急、猜测和怀疑,甚至是恐惧和憎恨一股脑儿扣在了中国的头上。但与此同时,中国距离真正的“超级强国”还有很长一段距离,还有很多要发展的地方,包括在新冠疫情下暴露出的公共医疗卫生系统的短板等。

  媒体是个贯彻价值观最直接的地方。西方媒体总自诩为“第四权力”,扮演权力制衡者的角色,但实际上服务于自身的价值和利益。在中国的外媒因考虑运营成本,仅保持一定数量的记者,又“照顾外国读者阅读新闻的习惯”,随着国内喜好进行报道。中国作为崛起中的大国,受到的关注自然较多,但当外媒记者人手不足、缺乏经验与文章要求客观公正、深入分析相矛盾时,便取诸于符合自身“意识形态”和价值观的理解作分析、判断,偏离新闻的本质。

  特别是在当前的背景下,国外一些人愈发极端,不想认识正在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,不想听中国媒体说出的真话。外国媒体便“照顾读者的习惯”,展现一个富有但未开化的中国,展现一个仍是“蛮夷”之地的中国,把中国人描绘成“暴发户”和“土包子”,有钱却缺乏对事物的认知、对规则的尊重、对人性的追求和对自然的敬畏。甚至可笑到认为中国人吃不饱、穿不暖,迫不得已吃“蝙蝠”和“蛇”而染上了新冠肺炎。这便是错误价值观产生的偏见。

  我所了解的外国驻华记者中,不少是出于对真实客观报道新闻的追求,出于对中国的喜爱而工作的。同时,他们对社会现象的认识是逐步提升的,加上中西方历史、文化、语言、社会体制的差异,很难简单地写出深度评论,这是所有外媒记者面临的困境。因此当有些记者负面解读中国,甚至诟病中国,中国抱着做好自己、规劝他人的心态,给他们提个醒,平等地交流问题。但“反华”,“辱华”的标签不是仅凭个人喜好就贴上的,每个国家都有不可触碰的“禁区”,恰如在美国“Nigger”(黑鬼)是禁忌一样,中国也有禁忌,《华尔街日报》所用的辱华标题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中华民族是一个含蓄、包容、友善的民族。我们抱着开放的心态欢迎外国记者,为他们提供信息资料,希望构建出相互融洽,彼此友善的外媒圈子。但当“与人为善,予己为善”遇到瓶颈时,特别是涉及我们民族形象、国家利益时,中华民族也想做一个快意恩仇的民族。正如我善待邻里,却反被谩骂时,即便要以理服人,也要适时出击。据我所知,《华尔街日报》的辱华标题发表于2月4号,外交部多次敦促其道歉,直到19号才决定吊销其三名记者的记者证。整整15天,中国没等来一句正式的道歉。同样的是,3月2号美国迫使中国60名驻美新闻记者离境,中国也是多次奉劝美方改弦更张,18号才对外宣布对等反制。

  外媒不懂为什么中国人觉得这样做是正确的,他们觉得侵犯了他们的“第四权力”。对于我来说,这是件好事,这是对外媒和外国“想骂就骂,张嘴就来”打出的一记重拳。民族复兴的意义在于每个人的生活,是体面,是“站着把钱挣了”的尊严。对于走进新时代的中国来说,我们不再挨打,不再挨饿,但我们仍在挨骂,承受无端、无理、伤尊严的指责和抹黑。美国这次不仅骂我们,还打我们,不同的是我们打了回去,所以我们拍手叫好,呼声一片。外媒也应该擦擦眼睛,清晰认识到中国“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”的时代已经过去,要跟上新时代了。如果外媒有怨气,他们就去找美国政府吧!

  在外媒看来,这是个黑夜,是个混乱的时代。

  在我看来,这是个黎明,是个孕育秩序、呼唤正义的时代。

  中国欢迎新时代的斯诺,问题是外国记者愿意当吗?知道怎么当吗?(中国经济网评论员 钟家虎)

(责任编辑:佟胜良)